掌上怀化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南昌全飞秒手术怎么样,南昌全飞秒手术要多少钱,南昌全飞秒手术安全吗

南昌全飞秒手术怎么样,

  (原标题:我有两个家——一位日本遗孤与中国的“一生情缘”)

  新华社哈尔滨7月14日电(记者马晓成)有这样一群日本老人,他们日语讲得生涩,汉语却说得熟练。他们常说:“我有两个家——一个在东瀛,一个在中华。”

  战争,让他们出生在异国他乡,而亲生父母仓皇地把他们抛弃;他们是侵略者的孩子,但中国百姓将他们抚养成人,视如己出……他们就是日本遗孤。

  1945年,日本战败,池田澄江的父母在仓皇逃回日本的过程中,把十个月大的她留在了牡丹江火车站前。

  不忍心看到一个幼小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人间,一户姓徐的中国人最终决定收下她,抚养她长大。于是,池田澄江成了这户人家的闺女,也多了一个中国名字——徐明,而这户人家再也没有生育过自己的孩子。

  刚刚经历战火,中国大地上的人家普遍都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。池田澄江至今还记着,母亲为了挣点零花钱,顶着寒风,在冬季的牡丹江街头叫卖的样子。

  “邻居看我们娘俩特别苦,过年的时候就买了些肉送给我们。我妈妈就给我看这个肉,说咱俩怎么办?要是吃了,就这一顿咱俩就吃没了,要是把这肉拿出去卖了,买了苞米面、小米子,咱俩能吃半个月。”池田澄江说。

  每每回忆起当年的场景,今年已经七十多岁的池田澄江,仍然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泪水。贫苦的生活,甚至让她的养母有了轻生的念头。池田澄江此生难以忘记的,是发现养母欲轻生时,养母说的话:“你从小就没有自己的亲生父母,多可怜啊,为了你,我们还是要坚强地活下去……”

  即便在丧失生活勇气的边缘,养母还在想着年幼的池田澄江。“所以我到现在仍然觉得,养母的恩情我报不完,我永远也报不完。”池田澄江说。

  亲情的滋养下,池田澄江长大成人,报考了牡丹江师范学校,当上了一名老师。而随着中日两国实现了邦交正常化,池田澄江的养母开始鼓励她回国,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。

  池田澄江还记着养母当年说过的话:“人都是父母所生,知道自己身份了,哪有不想知道自己根的,你有两对爸爸妈妈多好啊。”

  在养父母的支持下,池田澄江经过一番周折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日本亲人。同时,她利用自己从事法律工作的条件,帮助更多日本遗孤回到日本。

  然而,日本遗孤最初并未得到日本社会的接纳。2002年,池田澄江联络散落在日本国内的遗孤,将日本政府告上了法庭。通过一系列抗争,遗孤们终于争取到了平等的公民权利。

  随着生活条件和境遇逐步改善,这群日本老人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回报中国,感恩中国人民的伟大恩情。

  2008年,中国汶川发生地震。得知消息,池田澄江联系分布在日本各处的遗孤捐款。后来他们又陆续筹款,在四川建设了一所希望小学。

  2009年,池田澄江第一次组织日本遗孤感恩团,在哈尔滨看望了当时仍然健在的13位养父母。池田澄江记得,那时候许多遗孤都哭了。

  池田澄江说:“我的养父母早已经不在了,但是我们还是要回来看。如果没有中国父母慈爱的心、大爱的心,他们不会把这些与自己无关的孩子抚养大。”

  到目前为止,池田澄江已经5次组织日本遗孤回中国感恩。据了解,日本军国主义败亡后,有总数超过4000名日本遗孤被遗弃在中国。多数日本遗孤在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帮助下回到了日本,部分遗孤选择留在中国,融入中国社会。

  “我的生命是中国给我的,是养父母给我的,是中国人民把我抚养大的。只要我活着,有一口气,就要看着我们两国人民团结友好,这是我最衷心的期望。”池田澄江说。

责任编辑:大王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